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8章 郁闷的一天(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平日里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可如果真有人去举报,上头却不能不受理。    于是,就有一个知事道:“史主事,安书办虽然坏了规矩,可好歹也是同僚一场,不至于解送有司的,稍做惩处就是了。”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同声提安书办求情。    史光先也感觉到高文话中的锋芒,心中突然一凛:这厮可是徐有贞那小人的得意门生。这师生二人当初在陕西的时候将那边搞得一塌糊涂,也不知道将来有多少官员人头落地。这二人都是个难缠的。这种小人,鬼知道能够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当下就一板脸:“罢了,且饶他一回,就不送去有司问罪了。可是,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打二十棍!”    当下,两个衙役抡圆了膀子,劈劈啪啪地就在安甘露的屁股上打了二十记。    高文也是无奈,只得向安书办投过去一个抱歉的眼神:我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    安甘露也是硬气,咬牙硬生生地受了。    打完,强自站起身来,朝史光先一施礼:“些主食宽大之恩,属下铭记于怀,无时或亡!”语气中有说不尽的怨气。    然后脱着被鲜血染红的两条大腿,一瘸一拐地退了下去。    “安甘露,你的伤可要紧?要不,你先休假几日,养好伤再说?”排衙之后,高文叫来一个衙役,给安书办屁股上的伤上了金疮药,问。    安甘露垂泪:“多谢知事求情,否则,属下现在只怕已经在刑部牢房里关着了。没事的,毕竟都是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同僚,衙役们打板子的时候手下有分寸,都是皮外伤,养得几日就好。我不会走的,也无需休假。我就要看看那姓史的最后究竟是什么下场!”    说着话,他将牙齿咬得咯吱响。    高文叹息一声:“你呆在这衙门里又能如何,难不成你还能斗得过他。”    “是啊,我不所是一个小小的书办,人家是正六品的主事了,他要整我,属下也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不过……”安甘露惨笑起来:“不过,我就是不走,就是要在司里戳他的眼睛。每日看到他见到我时一脸厌烦,又拿我没法子的模样。想要我的作坊,做梦去吧?”    “你没有将作坊给史光先的小舅子秦良才?”高文摇头:“何必呢,何必呢!”    “我就是不能叫他好了去。”安甘露恨恨道:“昨天夜里,秦良才又来了一趟,被我一通臭骂赶了出去。”    原来,昨夜安甘露回家之后,秦良才又耀武扬威地跑到安家一通威胁,逼安甘露将作坊转让给他。又说,如果不给,等着吃牢饭吧!    安甘露在司中是个蔫人,好象是人见人欺。可这种人一但被激怒,做起事来却是不计后果,宁死不从的。    见他如此不上道,史光先也恼了,今日排衙的时候,直接借这个由头向他发难。    在对安甘露用刑之前,先又对高文一通训斥,警告他不要插手。    不过,高文却不惧怕,在关键时刻还是站了出来,将安书办保了下来。    听他说完这事,高文叹息:“你啊,你啊,叫人说你什么才好呢?”    心中虽然对安书办无限同情,可到这个时候,高文还是不欲和史主事彻底将面子撕破。真若走到那一步,闹将起来,徐有贞那边面子上须不好看。    只是若不帮安书办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心腹,道理上也说不过去。    高文琢磨了一下,心道:要不然去找徐有贞,让他在其他部院给安书办另外找个差使营生……不行,徐有贞最近被朝廷闲置不用,心情正恶劣,找他不好吧……对了,要不去寻田以泽,他不是在行人司做司正吗,那地方油水足得很,倒是个好出路。而且,田行人和我关系也不错,这个面子肯定是会给的。    田以泽去行人司之后,正红,不少人都在他门前走动。高文倒是有意识地同他保持距离,一免得叫那老头误会自己刻意结交。去不想这田行人反经常主动过来约高文吃酒、说话,是真心想结交高文这个朋友。    心中有了定夺,高文就安慰了安甘露几句,准备等到晚上去同田以泽说说这事。再事情没有办妥之前,自不好对安书办明言。    可是,等到午间,史光先却彻底将高文激怒了,决定替安甘露找回这个场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