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8章 郁闷的一天(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礼部是什么地方……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全国学校事务及科举考试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所作所为,当合乎礼法……礼者,制度也……制度制订下来,就是要遵守的……”    “我辈食君之禄,当忠君之事……说俗一点,拿谁的钱,给谁干活……咱们端的是朝廷的饭碗,有的人,本官也不求能派上什么用场,可每日点卯的时候你总得在吧……”    史主事本是进士出身,学问了得,训起人来,当真是深入浅出,滔滔不绝,毕露的锋芒直指高文。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高文身上,神色也各不相同。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也有一脸不屑的……    高文气得面色铁青,偏偏自己因为不占理,却还不了嘴。    在以前,他因为初来乍到,又被众人孤立,手头只有安甘露这么一个兵,无权无势,说句实在话,这个官儿当得还真是没滋味得紧。想当年自己在韩城的时候,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师爷,可每次出门都有衙役前呼后拥,不说作威作福,却也风光得紧。    如今成为举人老爷,做了个从七品的官,可在这扔出一块石头就能打中一个官儿的京城,过得却憋屈得紧。    依高文以前的脾气,说不好就将官帽一脱,扔在地上不干了。    可他是个以做高官为目标之人,如果遇到苦难就打退堂鼓,被人干出衙门,以后还怎么在世上混。    虽然心头怒极,却还是咬牙坚持。    训斥了半天,史主事这才停了下来,咳嗽一声,喝道:“安甘露。”    “下官在。”安甘露苍白着脸走了上来。    史主事:“安甘露,你可知道本官叫你所为何事?”    安甘露:“属下不知。”    史光先嘿嘿冷笑:“你的事情大了,有人举报你作坊所制的香烛滥竽充数,不堪使用,以至在举行祭祀的时候点到一半就熄了。国之大事,惟祀与戎。本官想问问你,你的作坊究竟是谁批准设置的,你又送出去多少好处,贪墨了多少司里的款子?”    安甘露:“主事,属下这间作坊乃是十多年前开设的,那个时候,属下尚未到礼部当差。后来当司里做事,前任主事见属下家的香烛还能使用,但凡遇国家公祭之时,就从我那里买。属于下清清白白,天日可鉴。”    史主事大怒:“好个刁才,你还不肯吐实,来人了,给我打!”    “是!”两个衙役冲上来,将安甘露按在地上,就用用刑。    安甘露如何肯服:“冤枉,冤枉啊!”    史主事:“打,打完送有司问罪!”    “慢着!”打狗还得看主人面,安甘露可是高文唯一的手下。若是就这么被人用刑,别人怎么看他,以后谁还肯听他的命令?    高文大喝一声,走出来制止了两个正要用刑的衙役。    史主事瞪了高文一眼:“怎么,高知事要护着这个违法乱纪的贼子?”    “违法乱纪,还送去有司问罪?”高文突然淡淡地笑起来:“至于吗,不就是送去顺天府祭城隍的香点到一半就熄了,又能有多大罪?至于贪墨司里款子一事,其实,这每一柱香,每一根蜡烛,还有每个香案值多少钱,都是司里核定下来的,有帐可查。若主事正要拿这事问安书办的罪,也不能只查他一人,同得翻出来好生审审?”    高文这话一说出口,大堂中众人都是面色一变。明朝的官员的俸禄书出了名的低,一个正七品知县一年也就三四十两银子,堂堂正四品的知府,也就百余两。这还是地方上的正忧官,中央部委这种清水衙门的官收入更低。    京城居,大不易,官员们都有另外的入项。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吏部的,就靠给人发官帽子得些孝敬,靠着礼部就借每次公祭和举行仪式时扣点油水。这还是小头,祠祭清吏司油水最足的是给天下的和尚的道人发度牒和道录,也就是身份证明。比如一个和尚有了度牒,就可以云游天下,遇到寺院就可以去挂单免费吃住。当然,这个好处是被郎中和员外郎拿了去,下面的人也得不到。    听高文的意思是,如果史主事要拿安甘露走司法程序,他就要将礼部祠祭清吏司的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都翻出来。潜规则虽然说是规则,却见不得天。朝廷平日里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