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74、江湖有你(46)三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江湖有你{46}

    这话里话外,说的都有一人, 此人便是那个道士。

    黄蓉就问说:“这道士是谁?”

    完颜萍摇头:“我只知道他姓尹, 往常我们也只管叫他尹道长。”

    姓尹?

    龙儿摇头, 那就不对了。姓尹的倒是有一个,可人家如今是梁山名医, 日子过的颇为红火。据说, 如今又添了两房妾室,是他叔父为他做主纳的,因为那位柔儿只生了个女儿, 没儿子,为了尹家子孙计, 他叔父做主给纳妾的。

    可这种事, 牛不喝水谁也不能强摁头,只能说这还俗道士的心真是很不干净。

    再想想在朝闻阁在册的其他全真教徒,还真找不出符合完颜萍说的条件的姓尹的人。

    龙儿看了阿丑一眼:“拿纸笔来。”

    阿丑应了一声, 非常利索将纸笔都拿了过来。龙儿根据幼年的记忆提笔就画, 她记得当时跟着爹娘在外面看热闹的时候, 看见过一个道士。那道士是个心里不清净的, 跟当时的何沅君这个那个的, 很是闹了一场风波。根据完颜萍所说的, 对比全真教的众人, 倒是他颇为符合。

    至于有没有可能是别的道观的道士,龙儿心里摇头,在钟南山那地界, 必是全真教的人无疑。心里这么思量着,手底下不停,只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一个年纪颇轻的道士便跃然纸上,尤其是那在众人面前心虚又带着急切慌乱的神情,当真是刻画的入木三分。

    阿丑将画拿起来,双手撑着防止被风吹皱了,就那么挪到完颜萍跟前叫她看:“可认识这个人?”

    完颜萍看了一眼,便露出几分异样:“是也不是尹道长慈眉善目是个可靠的兄长这个人长相相似,可这神态”怎么看怎么像个坏人。

    长相变不了,但人的表情却能伪装。

    黄蓉不等龙儿说,便道:“这便是那个臭道士赵志敬!”

    龙儿点头:“应该没错,就是他!”

    完颜萍傻眼,难道尹道长不是尹道长?不会呀!她们姐妹跟尹道长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会弄错了呢?!

    龙儿不纠结这么问题,只跳过去,问她说:“朱聪韩小莹他们人呢?是死是活,你给句话?”

    完颜萍冷笑:“我送走的时候还是活的,至于现在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族人,我当然不能叫他们好死。人已经送走了”

    柯镇恶又痛又怒:“他们并不曾杀你们任何一个族人,要寻仇,只管找我老瞎子来。我如今只问你,他们在哪?你把他们送到哪去了”说着,就要扑过去。

    郭靖一把拦住了,黄蓉才道:“完颜萍姐妹必然是离全真教不远她们能经常见到赵志敬,所以,肯定住在全真教附近既然是送去给她姐姐了,那自然是奔着全真教去就对了”

    柯镇恶便不再言语,只站在甲板上,对着滔滔江水愣神。

    一路上,这便扬起快帆,尽力前行,往全真教而去。

    然后这一快,四爷又开始晕船了。龙儿觉得自己的医术也还行呀,怎么就偏偏治不好呢。

    原本还想着,柯镇恶的事,交给郭靖和黄蓉去就行了。半路上把他们放下,自家一行直接坐船往汴京去。如今再看,算了,还是该上岸的时候一起上岸,走陆路回去算了。这两人好歹也是高手,中间又出了金国旧人刺杀的事,偏杀手都死了。这中间有很多经不起琢磨的疑点。

    第一,这姐妹二人没有依仗,只靠着一个赵志敬,怎么可能养得起杀手。

    第二,这些杀手真就死完了吗?就完颜萍这性格,她所带出来的人是她们手里全部的人手吗?

    第三,这里面若真是金国的事便还罢了。可若是只是金国的事这又对不上。赵志敬又不是脑子有毛病,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跟着姐妹俩一起他当年用以杀了金国百姓的人又是什么人?

    只靠着这三点,便能判断这回这事,要远比想象的要复杂。

    赵志敬从已经覆灭的金国那里不可能得到好处,难道是南宋。

    她坐在她爹身边这么问。

    四爷当然知道不是南宋,但这他不能当先知,船上把人晕的七荤八素的,他也真没这精神,只道:“你先查吧。查出来再说。”

    龙儿点头应是,这若是赵志敬只是为了南宋谋划,那这人便是花心些,倒也还算有可取之处。

    在新宋和南宋之间,很多人认为南宋是正统,不能因为这点固有的认识就对人有偏见。自家人更不能如此!不仅不能如此,还得对这样的人格外的敬重,‘忠臣’嘛,怎么敬重都不为过。

    等到了钟南山下的时候,山南还是秋意浓浓,橘子挂枝头。山北的山麓之上,已经是白雪皑皑。在山北的山脚下,虽不见雪,但已经有几分初冬的意思了。

    四爷是一路上晕啊,桐桐给准备的梅子含着,这才能算是勉强吃的下去饭。路上没几天,感觉人瘦了一圈。

    恒儿就说:“给娘传信去,就说原地修整三天。”

    此地,已经是新宋的天下了。

    莫愁那边已经调兵了,暗中的护卫做的极好,别说在这里修整三天再上路,便是修整三十天也没有问题。

    于是,驿栈被征用了。以非常低调的方式,反正这里再不住别人了。

    他们在驿栈住,郭靖和黄蓉带着柯镇恶却不会跟驿栈有牵扯,三人租了农家院住下,柯镇恶吵着要去全真教的,被黄蓉直接给否决了。

    她从李莫愁手里要完颜萍:“先救人要紧。”

    李莫愁当然不会把人直接给她,而是给了龙儿,“这里有我守着,你去看看。这里面的事不简单的很。若是真有人勾结外邦,不要心慈手软。”

    龙儿点头:“我心里有数。”

    于是阿丑和杨过紧紧跟着过去了。

    李莫愁还问恒儿:“不去瞧热闹?”

    不去!没意思。

    他还不若趁机在附近转转,看这到了冬天,百姓都是怎么准备过冬的呢。

    却说一行人带着完颜萍,要找她的家在哪里。完颜萍是死活不肯说的。

    杨过边说:“姑娘,你何必呢?这里是新宋的地界,我们要查,也不过是迟一点早一点的事。这老瞎子不说假话,他说那五个人没杀你们的人,那必然是真没杀你们的人。你又何苦枉造杀孽。更何况,你不想知道,当时那一拨杀人的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还有,你们的行踪当年也是隐秘的很,这些人包括老瞎子,他是怎么知道消息的。你再想想,当年那条路线是谁给你们规划出来的。老瞎子说他是接到一个道士的传信才去的,那这个给他传消息的道士背后的人,跟那个整天出现在你们眼前的那个尹道士,是不是同一个人呢?如果不是,那当然好了。可这如果是的话完颜姑娘,你想想的你的姐姐,你是把她放在狼窝里了”

    完颜萍的面色一下子就苍白起来:“你是完颜康的儿子,你是赵王的后人,你也不是好人。”

    这个赵王,非彼赵王。

    她说的赵王,不是新宋册封的赵王,而是当年大金国给完颜洪烈的封号。

    杨过对这样的话不置可否,反而笑道:“可就是这样的坏人,叫你的母妃入土为安,叫你的弟弟平安长大。想想你亲娘,她带着你们逃出一条命来,就是叫你们随便再把命搭进去的?况且,当年你爹的死,那是成王败寇。但是你娘的死,却不是我们所为。那是当年的完颜守纯派人追杀的。你们姐妹也是有意思,亲爹亲娘的仇都不报,怎么就冲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去了。那些人你们姐们以前都不认识的,为了他们报仇你连命都不要姑娘,你脑子好着没?”

    说的是啊!冲着江南七怪,不惜以命相搏,简直有病。

    完颜萍被这话气的脸涨的通红,但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阿丑在边上就说:“我这种丫头都看出来了,人家就是利用你们呢。你想啊,这人利用完了,该怎么办?那赵志敬都不敢跟你们说他的真实姓名,可见对你们防备的很。等用完了你们要是不把这你们这知道他背后勾当的人除掉,他能放心吗?我们是急着救人,这些救的人里,包括你姐姐”

    “尹道长要杀我姐姐?”完颜萍不可置信的看阿丑:“要杀我姐姐?”

    快快快!

    她报了地方,便在前面带路。结果这一走,便是绕进了终南山中。

    直到半日之后,才隐隐看见山林之中露出几间房屋的屋檐,完颜萍指了指,“那便是我家。”

    龙儿左右看了看,当真是一个好去处。

    杨过朝对面的山峰指了指,他目力极好,看到山巅之上,还修建了道观的观舍。而那山壁之上,很七竖八的长着灌木,年头还不小了。若是想在这山寨和山顶的道观中来回上下,对有武功的人来说,借助那些灌木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完颜萍只顾着朝家的方向看,也没管后面几个人的眉眼官司。倒是柯镇恶一路上不再多话,只耳朵一动一动的,猛地就听他说:“有人出来了!”

    黄蓉手快,看见完颜萍眼睛一亮,她的手就点了过去,直接封了对方的穴道,她是想动想说话都不行了。

    完颜萍着急的干瞪眼,其他人却隐藏起来屏住呼吸,静静的听那边传来的说话声。

    一个男声传来:“你快回去吧,身子重,当心身体”

    这个声音叫龙儿皱眉,她要是没记错,她曾经听过这个声音,哪怕如今这声音听起来沉稳不少,但确实是当年那个赵志敬的声音。

    她正皱眉,看见黄蓉朝自己看过来,眼里带着几分询问之意。想来,她也是听出来了。

    龙儿轻轻点头,算是回应。

    结果,便听那女人道:“放心吧这么多年了,想怀一直也没怀上,如今有了,自然是子嗣最为要紧。”

    “萍儿那丫头不在,我还真不放心你。”男人这么说。

    女人便轻笑一声:“那丫头不知道我们的事,解释起来又麻烦,干脆打发她出去玩了。那丫头贪玩,又在寨子里呆了这么些年,早想出去玩了。另外,也叫他去祭拜一下父母还有亲人她又是第一次出门,左打听右打听的,在路上耽搁耽搁,没有一年也回不来。等她回来了,我这也生了。到时候只说是捡来的,自己养便罢了。你可要记住了,莫要说漏了嘴。”

    男人便道:“她是大姑娘了这些事叫她知道本也无碍”

    女人的声音便有些不高兴:“她是个心直口快的,你的秘密她能帮你守住吗?”

    男人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没说话,之后才道:“你还真放心她一个人去”

    “她会点拳脚功夫,如今这天下,因着有那个朝闻阁,倒是清平的很,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催促之意:“今儿都来了这半天了,不是说还有事了,且去忙吧,住了这么些年都没事,你只管安心便是。”

    “那好!我明日再来。”男人的话音落了,就听见脚步声。那脚步声并没有冲着这边来,而是沿着山壁而行。

    黄蓉低声道:“糟了,他要朝上爬,咱们可就藏不住了。”在高处看下面,看的很清楚。

    杨过便将手里的石头在手里掂了掂,朝着正在贴着山壁像是壁虎爬似的人扔过去,就听一声‘哎呦’,然后龙儿一下子飘了过去,直接点了站在山寨门口的女人的穴位。

    这女人衣着朴素,偏容貌甚是出众。见龙儿点住了她,神色上却不见半丝慌乱。

    而杨过也拎着已经是中年人的赵志敬走了过来,龙儿上下打量了赵志敬一眼:“想不到全真七子座下,又出此等高徒。”

    赵志敬也打量龙儿和杨过:“在下并不认识二位,更是跟二位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龙儿手里拿出一方黝黑的木牌来,木牌上赫然刻着‘朝闻’二字,“天下之事,不是只认识才能管的。全真出了此等事,朝闻阁有权管的。”

    赵志敬面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朝闻阁多少大事忙不过来,且不会管我一无名小辈这种小事。二位打算拿在下这点事去朝闻阁换银子?那二位大可不必大费周章需要多少银子,只管报一数来,但凡我有的,无有不能给的。”

    杨过有些促狭:“小爷像是缺银子吗?”

    这么一搭话,赵志敬倒是眼睛一亮,只要有所图就行:“那这位小爷想要什么?”

    “你除了银子,还有什么?”杨过说着,面带不屑的朝他瞥了一眼,眼珠子一溜,又从那女子的身上过了一眼。

    赵志敬心里一酸,但还是陪着笑脸:“小爷瞧上她了?那就送给小爷!”他急切的道,“她可不是山野女子,他可是大金国太子的嫡女,差一点就是大金国的大公主。尊贵着呢!”

    杨过脸上露出几分惊容来:“竟然是大金国的公主呀?那你这艳福可不浅。”

    龙儿就注意到,说这些话的时候,这女子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她心里不由的一动,这两人之间,到底谁是主导,还别说,真有些不太好说呢。

    那边赵志敬急忙道:“我也是一时心软,收留了她。她一勾引,我才有些把持不住。放心,只要小爷帮我保密,我”

    “你什么?”杨过问说,“你还有什么可给我的?”

    “我这些年的积蓄,全都给小爷便是。”赵志敬小心的试探,心里却道:别叫道爷转过手来这两人是坚决不能放出钟南山的。

    杨过何曾看不懂这人眼里的狠辣,却只笑道:“小爷不缺银子,却对全真的功夫很有些艳羡。”

    赵志敬面色大变:“你们不是朝闻阁的人怎么贪恋不行!坚决不行!”

    “真不行?”杨过便笑,“那便对不住了”

    “你杀了我也不行!”赵志敬摇摇头:“不要逼人太甚!你便是要了全真的秘籍,也没有用处。要是真敢用,全真天涯海角的也能追杀了你,别忘了,周伯通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你又何必给自己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