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你的大脑需要格式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招了?怎么会?”

    夏鸣再看了看门口挂着的招牌,上面写着“燕山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确信自己没找错地方。虽然这栋埋在林子深处的筒子楼很不起眼,不过这儿是燕大,破旧就是逼格。

    他不甘心地再问看门的胖大妈:“不是昨天才给我打的电话吗?”

    “这儿是燕大,燕大的研究所招实习生,还要隔天才满?”

    胖大妈修着指甲,头也不抬地说,后半句还捏起了嗓子,去了儿音,很有点播音范儿。

    变了的声音有些耳熟,夏鸣恍然:“电话是你打的?”

    直视胖大妈那张脂肪爆表的脸,夏鸣发自真心地说:“当时我还以为是个大美女,话都不敢说了。”

    胖大妈虽然还低着头,手却翘起了兰花指,嘴角和眉尖有了微妙的位移,刹那的风情让夏鸣对现实产生了强烈的怀疑,他怯怯地再问:“真的是你?”

    三分钟后,夏鸣坐到了外面林荫道的长椅上。他一定要见研究所的主任徐教授,胖大妈坚持“滚出我的视线”,这是双方妥协后的结果。

    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夏鸣觉得这事既视感挺强的。

    当年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乍眼看到燕什么大学的时候,他心脏都快停跳了。燕山大学!国内超一流大学,进了燕山大学,这辈子就稳当了。再定睛一看,心脏真停跳了一拍,燕华大学……

    燕华大学虽然跟燕山大学就一字之差,也都在燕都,但后者跟前者比,就是水井跟月亮的差别。燕山大学简称燕大,燕华大学的要这么简称,就是诈骗了。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眼看着大好前途擦着自己鼻尖错过,只能在三流大学里苦苦挣扎,临毕业了还得为实习单位四处奔波,机会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所以昨天接到电话,说是燕大人工智能研究所的,要他去面试实习生,他下巴差点脱臼。

    虽然自己就是一学新闻的文科僧,跟人工智能好像离得有点远,不过一根高枝就这么垂到手边,不去攀那是侮辱智商吧。他夏鸣情商不咋的,智商却是139,摸着天才的边呢。

    没想到啊,又是空欢喜一场。

    夏鸣坚持要见徐教授,只是觉得既然来了,就要努力到最后。结果其实他很清楚,今天又被老天爷摆了一道。

    这会刚过中午,离徐教授下班还早,夏鸣百无聊赖,盯着秋日的澄净天空发起呆来。

    没有焦点的视野中,几缕像是水纹,却又在扰动的东西渐渐显露,很有些像显微镜下看到的情景。

    飞蚊症,盯着浅色背景,细心观察,就能看到丝絮之类的杂物在眼前飘动。只要用眼过度,几乎每个人都会出现。

    小时候夏鸣发现了这事,还挺兴奋,觉得是自己有了什么奇特的本事,甚至可能是异能。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眼球里面的细胞在视网膜上的投影。

    只靠肉眼就能看到细胞,这依旧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对夏鸣来说,正适合用来打发时间,尤其是手机没电的时候。

    夏鸣用余光(定睛看投影就没了)看着一团可能是红血球的东西,看它像蠕虫一样扭动,细胞膜上还有触角,跟蜘蛛差不多,呃,这不是红血球,应该是某种细菌在细胞群里运动。

    仅仅只是眼球里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就这么奇妙,整个人如果用这种微观视角去观察,那会是多么的复杂。

    想到微观下的“我”就跟一个世界没什么区别,夏鸣的思绪开始发散。

    宏观世界里,暗物质才是质量的大头,隐藏在人类无法观测,也还无法完全实证的神秘位面中,那么人的意识呢?现实中有喜怒哀乐,冷暖饱饿的“我”,会不会只是真正的“我”的很小一部分?那么,真正的“我”又是什么样的?

    就像大多数人小时候仰望星空,会问“我到底是谁”,长大后经历人生挫折,会问“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越想得深,疏离现实的感觉就越清晰。似乎在自己之上,还有个自己在审视一切,那个自己超然、孤寂。

    思考这些问题是一种品味自我的哲学体验,所以奇异。但大多数人都曾有过这种体验,所以又很平常,平常到会用另一个词来形容:中二。

    夏鸣自己也清楚,这是在犯中二病,但他就是改不了,也不觉得需要改。

    不知道是品味自我太入迷,还是秋日的太阳晒着太舒服,夏鸣的意识渐渐模糊。

    就在将睡未睡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激荡猛然罩住他的脑袋,头皮噤凉噤凉的,心头像触了电似的酥酥麻麻,有种马上要向谁跪得泪流满面的感觉。

    如果他扭头朝研究所看看,就知道这感觉是怎么来的了。一道粗壮的电弧正从楼房的某扇窗户里劈出来,像巨蛇一般扭曲伸展。

    “快跑啊——!”

    几乎可以撕裂金铁的尖叫唤回了夏鸣的魂,那是胖大妈的嗓音,玄奇的感觉骤然破碎。

    “倒啦——!”

    换谁挨了胖大妈这么惨绝人寰的音波攻击,绝对会跟裤裆里塞了五百响似的蹦飞了,更别说还有一根电线杆子正爆着电火花兜头砸下。

    夏鸣睁眼,就愣愣地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完全没必要动弹,相反,他觉得电线杆顶端还有一道电弧跟小楼连着这事挺有趣的。看,电弧扭来扭去的,一会扭成s一会卷成o,没办法劈出x来有些遗憾……

    电线杆轰的砸落在地,顶端离夏鸣不过二三十公分,电弧隔空爬上了夏鸣还在晃悠的脚尖,跟蛇一样在他身上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